你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高速公路+新基建”有机结合的强荣模式

发布于 2020-06-09 10:04:29   浏览 次  
 

 近年来,国际形势日趋复杂,新冠肺炎疫情等重大事件考验着中国经济。在稳就业、稳投资、稳预期等“六稳”工作的大背景下,国内多个省份近期密集公布了2020年重大项目投资计划。近50万亿元的未来基础建设投资版图被寄予厚望,担纲国家经济增长的新引擎。其中,“新基建”今年以来短短4个月时间内,获得党中央、国务院多次提及,并首次被写入今年全国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成为代表委员们热议的新词。

新基建,已然成为基础建设投资领域的“新宠儿”。

对于投资规模仍占据优势比例的传统“铁公基”(铁路、公路、基础设施)来说,新基建带来的更多是挑战还是机遇,取决于“铁公基”能否取长补短,与新基建相融合。

对于深耕基建产业30年、不断创新民企投资高速公路模式的强荣控股集团来说,这恰恰是一个与时俱进、突破创新的大好机遇。在下文中,我们将基于创新的“高速公路+”模式,探讨高速公路和新基建如何实现有机结合,从而加快高速公路从传统交通产业向上下游产业聚合平台、产业经济带及新型服务综合体转型升级的进程。

一、“高速公路+新基建”相结合的内在动因

针对以5G、物联网、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中心等为代表新基建,2020年4月28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按照党中央、国务院部署,加快信息网络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一业带百业”,助力产业升级,培育新动能,带动创业就业。

而强荣提倡的“高速公路+”模式,则把“一业带百业”提升到新的高度,从高速公路“重通车”转向了“重运营”。其原理是:大幅拓展自身功能性和收益性,把高速公路作为产业链资源整合平台和产业经济载体,通过“高速公路+旅游+产业投资+特色小镇+新基建”等组合模式,因地制宜培育产业经济带、打造新型城镇集群,实现“建一条路,兴一个经济带,带动一个区域的城镇化发展”。

对比可见,两者的出发点和共通点均在于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培育经济新增长面、带动产业升级;其相结合的内在动因,则是两者具有许多互利的基础:

(一)“高速公路+”可为新基建提供拓展空间和应用场景,有效降低建设成本,大大提高建设效率和运营收益

首先,与“高速公路+”融合建设的新基建,可利用高速公路与乡村的零距离接触优势,依托公路路网铺展和辐射到广大乡村地区。在极大拓展新基建覆盖范围的同时,还能有效避免形成新的城乡发展失衡。

其次,新基建与高速公路及其产业同步规划建设,将能够避免重复建设、无序建设、过度建设等老难题,特别是土地使用、光缆管线铺设、5G基站等建安成本预计将有效降低30%以上。

同时,由于地广人稀、经济欠发达等原因,以往在乡村地区建设的通讯基站等信息基础设施,其运营收益是远不如城市的,更多是出于国家战略和社会效益的考虑。而“高速公路+”通过培育产业经济带和新型城镇集群,形成产业和人口集聚,将为新基建提供多样化、产业化、高价值、高度集中的应用场景和服务对象,解决投资巨大的新基建在乡村地区的收益性难题。

(二)新基建为“高速公路+”赋予科技新动能

一方面,高速公路引入新基建之后,其道路建设、运营品质以及智慧交通服务水平将得到跨越式提升;另一方面,新基建强大的产业培育和拉动作用,将极大拓展高速公路的功能性和收益性,带来资产价值和社会效益增长。

最关键的是,“高速公路+”模式十分强调上下游产业的融合和链接,以及交通流、资金流、信息流在线内线外的高效整合流通。而5G网络、大数据及物联网等新基建的核心优势,正是通过数字科技进一步推动产业的融合升级以及资源配置。

(三)多个新基建产业可融入“高速公路+”模式

2020年3月30日《西安日报》第6版的《如何让“新基建”更好发力》一文中,有国内专家分析称,“新基建”可分为四个层次:核心层是以5G技术、大数据、云计算为代表的数字技术,如5G基站建设、互联网数据中心;第二层是可以对现有传统基础设施进行智能化改造的软硬件基础设施,如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第三层即为新能源、新材料配套应用设施,如新能源汽车充电桩;最外层则更多的是补短板的基建,如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市轨道交通的建设。

新基建的七大领域中,除最外层的“类新基建”,5G基站、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和工业互联网等,均可深度融入到“高速公路+”的模式当中。

我们认为,高速公路与新基建的交叉融合,将促进新基建在产业中落地并创造价值、产业在新技术赋能中得到跨越升级和高质量发展。

下文将以强荣正倾力打造“高速公路+”样板工程的广西隆硕高速公路等投资项目为例,探讨“高速公路+新基建”有机结合的一系列新思路、新模式和新方法。

二、“高速公路+新基建”的应用示例

(一)以全线5G覆盖为目标的高速公路+5G的合作共建

在高速公路建设前期,项目投资主体可提前接洽通信运营商或5G基站建设方,共同超前规划线内线外的5G网络建设,按“点—线”结合的形式进行基站的超前布点布局。其中:

“点”是指在出入口收费站、服务区、公路连接线等高价值节点上,在“高速公路+”培育出的多类型产业集群和特色小镇中,进行针对性的5G基站布点,满足这些产业和人口高度集中的节点区域的高速网络需求。

 

“线”则是指正在探索建设的全线5G智慧高速,其初步设想是通过顺沿高速公路预埋铺设的5G光纤电缆分流,在两侧护栏(或广告牌、龙门架、标志牌等)设置高密度的小型网络热点,避免建立大量5G基站,从而以较低成本实现全线5G信号全覆盖,为自动驾驶、车路协同等一系列充满未来科技元素的智慧交通出行服务和网络服务建立基础。

在公路工程施工阶段,通信运营商即可进行5G基础设施的同步建设安装。例如,连接5G基站的光纤电缆和供电线路利用高速公路的机电管道系统,不必单独进行重复建设,可有效降低建设成本,提高安装效率。

(二)高速公路+新能源汽车服务设施

未来几年,随着新能源汽车的日渐普及,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将成为高速公路的基本配置。不同于传统高速公路仅局限在服务区建设,“高速公路+”模式下充电桩的应用场合显然更多,可延伸到线外的实体产业园区、特色小镇等多个场所,方便旅客车辆随充随用的同时,也最大程度地扩大了充电桩的建设规模和收益。

除了新能源汽车充电桩,新的基础设施和产品服务也应大胆引入。例如,部分日照等条件较好的高速公路路段,可采用光伏发电设备为充电桩提供电力;又如,在服务区、特色小镇等场所提供汽车通用电池快速更换服务,实现随换随用,省去充电时间——当然,这需要汽车厂商在此类技术上取得突破并形成统一标准;此外,还可参考中国首条超级公路——杭绍甬高速公路采用的新材料、新能源技术,实现具有科幻色彩的、边走边充的的移动无线充电功能等。

(三)高速公路+5G+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的综合应用

伴随5G等前沿技术的快速发展和应用,“高速公路+”模式将依托对数字基建的高度兼容性,以及“产业驱动、依路兴业、沿路而居”的共赢本质,让新基建在高速公路上实现新一轮技术融合创新成为了触手可及的未来,并在智慧交通建设、产业融合升级、数字乡村战略及乡村振兴等领域激发出更大的发展动能。

1.新一代智慧交通建设推动高速公路建设和运营品质的升级

在建设阶段,高速公路提前与智慧交通产生交集,以提升公路在建成通车后的工程品质、安全等级和服务水平。例如,隆硕高速位于大新县的公路运营管理中心,除了建设集合可视化远程监控、交通大数据、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多重功能的交通大数据中心以外,还计划建造一个高速公路电子沙盘,通过物联网等技术,和前方路基、桥梁和边坡防护等重点节点实时感应连接,只要前方发生轻微的位移、损毁和塌陷,电子沙盘上就会第一时间灵敏地发现并发出报警,大大提升高速交通的安全等级。

到了运营阶段,有了数字基建掀起的新一轮创新技术融合(如ICT技术),高速公路上低延时、高可靠和高速率的自动驾驶及无人货运等将有望实现;ETC、无感支付、智慧出行、智慧物流等服务的效率和品质也将因此提升到新的水平;甚至还通过人工智能和5G高速网络,为每部行驶在高速上的车辆提供个性化的全出行链智慧交通出行服务方案,比如旅游信息指引、安全驾驶引导、不限速服务等,实现人、车、路、云等协同实时互联,全面提升出行安全、出行效率和出行体验。

上述所有的智慧交通服务,均可通过智慧交通系统在高速公路运营管理中心进行统一调度管理和高效运营,使之成为具有发达神经网络的高速公路大脑中枢。

 

2.数字基建推动“高速公路+”产业升级

当前,由强荣控股集团投资建设的项目广西隆硕高速、连贺高速等正以“高速公路+”模式,加快推动交游融合、交产融合。而新基建的引入,必将加快这种产业融合和产业升级的过程,推动形成新的产品服务、新的生产体系和新的商业模式。

例如,那桐收费站旁规划建设的新型智慧物流园区,以及周边衍生的工业加工基地等为代表的产业集群,如果5G、人工智能等科技工具能够得到深度应用,将可实现从货物生产、接收、包装、分拣、装载、转运等物流全流程无人化、智慧化,物流效率得到极大提升。

又如,龙虎山服务区一带打造的“网红式”田园旅游综合体,沿线丰富的特色旅游多民族民俗文化节庆,可以通过5G云视频直播等技术,培育出“网红+直播+旅游”的新经济形态。

其他“高速公路+”模式下的经营业态,例如隆硕高速的新型服务区经济、新农业基地与集散中心、农村品牌电商基地、跨境电商试验区,以及连贺高速的温泉康养小镇等产业,也都有赖于5G、人工智能等提供的、高度覆盖的高速网络支持和高品质的服务体验。

与此同时,“高速公路+”形成产业经济带和新型城镇群之后,快速增长的车流、客流和物流等,也将产生巨大的网络使用流量,从而反哺5G等产业的投资和运营商。仅在龙虎山服务区及连接线一带,计划连片打造的500亩樱花主题田园综合体,高度开放的新型服务区经济,每年将可为大量游客和车流提供多样化的旅游消费业态和最前沿的智慧交通服务。

大数据方面,通过“高速公路+新基建”模式的运营,交通大数据、产业大数据、乡村人口大数据等,均可一步到位地收集、汇总,并借助云计算、人工智能等工具的深度分析,为当地政府和社会投资主体调整投资结构、优化产业布局、引导产业升级提供重要决策依据,重振实体经济。

3.高速公路+新基建助推乡村振兴

近期,农业农村部、中央网信办联合印发了《数字农业农村发展规划(2020-2025)》,旨在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数字乡村战略”的重大举措,推动信息技术与农业农村全面深度融合,助推乡村振兴事业。而高速公路与乡村有着近距离接触的天然优势,正是以数字基建为主的新基建融入乡村的最好桥梁。

在“高速公路+”打造智慧型的特色小镇和新农村社区,通过5G、云计算、人工智能等信息化、智慧化的新型基础设施,远程教育、远程医疗、智慧养老、农村电商、智慧社区管理和服务系统等一应俱全,可吸引周边村民在3万人口规模、5公里生活半径的特色小镇里,主动就地城镇化、就近城镇化。

与此同时,周边群众除了享受新基建带来的生活品质提升以外,利用高速网络工具拓宽对外交流和学习的途径,也有助于逐步提高当地人口素质。最重要的是,高速公路+新基建所不断催发的各类新产业体系、新商业模式和新型城镇,对应的正是乡村振兴事业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

结语

综合来看,高速公路等传统基建和方兴未艾的新基建,都有着投资规模大、回报周期长、公益性强等突出特点,投资和收益难以在短期内形成正比。这就要求它们必须不断做出模式创新,以兼具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激发社会投资主体的最大潜能和热情。

在强荣的理念当中,未来时代的高速公路,必将由传统的“重通行”转向 “重服务”“重运营”。伴随着这种新旧思维的转换,鉴于这种产业链生态系统复杂的程度,“高速公路+”选择了开放共赢的合作模式:无论是沿线产业开发、新型城镇化建设,还是新基建产业,其投资运营主体均可以是多元的、各具专长和特色的,以保证这个“生态系统”不断进化升级和良性循环。

如今我们需要作出的努力,就是不断寻找两者间的最佳的结合点,发掘出“高速公路+新基建”的最大效能,为交通强国建设和乡村振兴事业走出一条新路径、创出一片新天地。

上一篇: 淮滨:创四好公路 展乡村美景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资讯